行雨。無盡的旅程

天橋底下不太有名的說書人。
主劍龍、楓櫻,正在沉迷蒼競。
萬年自耕產糖手,
攻君福利協會榮譽會員。

© 行雨。無盡的旅程 | Powered by LOFTER

[劍龍] 吉時雨

挖出一個腦洞~


-----

[劍龍] 吉時雨 


厚重的雲層掩蓋著整日不見天光,越向晚,那墨色卻是越發濃沉,眼看就要下雨。劍子仙跡足下不點地,盡展輕功往回程趕,臉上雖不曾表露半分,但心底著實又惱又急。 
 
及到渡口,果然已是空落落不見半艘渡船……只有一艘精緻富麗的畫舫正收了船索,滑開長長水波紋緩駛而去。 
 
顧不得那許多,劍子仙跡飽提真氣將輕功展到極致,腳下幾個起落點越水面,總算是發力追上了那艘畫舫。 
 
「賊人!」 
 
可他腳還沒踏上甲板,便聽得一聲脆喝,如蛇般的柔轉銀光橫空乍出直奔他門面...

[蒼競] 藥引-上2

有部分細修了一下~整段貼上來比較完整w


-----

[蒼競] 藥引-上


在有意隱匿行跡的遠遊途中,竟收到了遙星公子不知道以什麼奇特術法加急送來的私信,單夸二話不說地放下手邊所有事務,馬不停蹄趕了回來。


必須持有信物才能踏上的、被術法隱蔽的小徑,可單夸大老遠便見到了那一襲翹首以待的白影──別小樓居然是一直等在埋霜小樓的陣法渡口之外,一見他出現便立刻上前拱手向他行了個禮,「……夸兄,這次當真是勞煩您了,快快請進!」


殷勤接過了單夸手中包袱,又忙忙地將人扶上了竹筏,只見別小樓不過是輕輕一點手中長蒿,兩人所乘的竹筏便飛速溯江前行。別小樓這才歉意萬分開口解...

[蒼競] 藥引-上

光是開頭就把我改得死去活來,兩個禮拜了還是不滿意……不管了發出來吧,再改下去沒完沒了了。

反正這篇是鞏固信仰用的,什麼原因我就不說了。


為了與我並肩同行的諸君,我仍會高歌。


-----

[蒼競] 藥引-上


遠遊途中,意外收到了遙星以術法送來的私信,而且還是特別加急,單夸二話不說地放下手邊所有事務,馬不停蹄趕了回來。


大老遠便能見到那一襲翹首以待的白影──別小樓居然是一直等在埋霜小樓的陣法渡口之外,一見他上前便拱手向他行了個禮,「……夸兄,這次當真是勞煩您了,快快...

[楓櫻] 被遺忘的 10 (完)

[楓櫻] 被遺忘的 10

那天他們一起去探望了小免。小丫頭見到他是簡直樂開了花,無比親熱地上前來抱住他胳臂,「阿叔阿叔,你好久沒有來看小免了哦,小免好想你!」 
 
來家扶中心的路上,拂櫻已經對他耳提面命過最少八百次,絕對不許暴露馬腳,讓小免得知他失憶這件事。 
 
「要是小免知道把她給忘了……她肯定會非常傷心的。」拂櫻的表情嚴肅,警告意味濃厚,「到時候你就給我走著瞧。」 
 
──被忘掉的小免會非常傷心……那麼拂櫻,你呢? 
 
可惜家扶中心很快就到了,這句話沒機會能問出口。 ...

[楓櫻] 香水與拳擊-下 (完)

[楓櫻] 香水與拳擊-下



終於解開這個神祕的標題之謎……我會說比起香水櫻花絕對是比較想收到拳擊手套的嗎我會說嗎!!(被柚子砸 
 
不要問我為什麼櫻花生日要被吃了又吃......因為柚子是小氣鬼!當森貴!被紅狐無執玷芳姬三犬等等等閒雜人等搶先聞到櫻花香他就突破天際的美送!!! 
反正只要柚子一美送就會做一些喪心病狂但是大家又都喜聞樂見的事情,所以就這樣吧(欸(換被花盞砸 

[蒼競] 午睡(全)

[蒼競] 午睡


雨後初晴,廊下涼風習習,宜人而舒適。

這樣的溫度,最是適宜午睡……也因此,某位苗疆的大祖宗的確正在午睡──只是這位祖宗選的地點實在不能說得上好……也不知這人是怎麼地興致一來,居然趴在亭欄上就睡著了。

蒼越孤鳴方下朝回到寢殿看到的就是這副景象,不由得皺起了眉頭,快步上前,「祖王、……」

餘下責備話語因著那副明顯已是陷入熟睡的安穩面容,又全數給吞落回了腹中。無聲地輕嘆口氣,蒼越孤鳴頗是認命地彎腰抱起人擁入懷中;然而那動作卻又是那樣溫柔至極,既輕又緩,像是深怕驚擾了對方的美夢。

先將人用披風裹得密實保暖,蒼越孤鳴這才抱著人沿著迴廊緩行回房。自從將這人帶回宮,畢...

[楓櫻] 香水與拳擊(中)

這篇當年寫得很痛苦,稿子連續失蹤三次,最後硬碟整個......壞了TuT

不過就是讓櫻花被三犬聞了一下嘛! 
就是聞聞味道而已啊你至於這樣一直祥瑞我嗎你至於嗎臭柚子你這個盪森貴!!!O益O##



 

[楓櫻] 香水與拳擊 上

這篇是《呼吸不說謊》的番外~

大家可以猜猜看標題是什麼意思,嘻嘻。


-----

[香水與拳擊] 上

紅狐九尾踩著鐸鐸的高跟鞋,姿態妖嬈地走到凱旋侯的桌邊。先是將一份文件放到桌上,接著風情萬種地一斜身側靠在桌緣,刻意低下頭靠近凱旋侯,這才舉著手中資料夾逐項地說明起來,「……這邊是發表會的流程表,記者跟採訪的時間已經都敲定了,等等會請對方把所有採訪的問題都先發過來給我們確認。這邊還有我們先擬過的賓客名單,請侯過目……」 
 
雖然是報告的內容頗為認真且規矩,可天生嬌軟甜魅的聲音顯不出嚴肅氣勢,反而像似無限引誘。只可惜早是司空見慣...

[楓櫻] 呼吸不說謊 32 (完)

[呼吸不說謊] 32

結果莫汗走廊最後順利由死國標下承包,據傳死國為此大開了慶功宴,連妖世企業的眾人也一併出席,全喝得不醉不歸。 
 
這結果既意外又不意外……據傳死國的投標金額跟天都壓得非常接近,僅僅只低於天都五十萬。 
 
──為了這五十萬損失近五億的投資工程……就不知道武君的心臟堅不堅強了。 
 
但投標金額這樣接近的兩家公司,不免有些耳語傳出……傳來傳去,自然不免往「間諜」之流說去,無奈誰也沒有證據,最多只能當作八卦聽聽。 
 
在莫汗走廊的案子結束之後,楓岫也辭去了節目的來賓位置,不再那...

[楓櫻] 呼吸不說謊 31

[呼吸不說謊]  31

──拂櫻搬出了楓岫的住處,接著便下落不明了。 
 
凱旋侯的停職令時限還沒結束,也沒第三個人知道拂櫻身負咒世主的秘密任務,火宅方面自然從來沒有人會特別去找他,就當凱旋侯真的上哪兒度了個假去了。 
 
楓岫倒是試過找尋拂櫻,無奈要說拂櫻目前親近的朋友,五個裡面大概有四個是火宅人……他還沒有傻到去捅那個馬蜂窩。二來是莫汗走廊的開標日越發接近,眾人皆是風聲鶴唳起來……在這個節骨眼大張旗鼓地去找拂櫻,簡直就是把「此人有鬼」的標籤貼在拂櫻身上,讓他成為一個活箭靶子。 
 ...

[楓櫻] 呼吸不說謊 30

[呼吸不說謊] 30

楓岫開始早出晚歸。 
 
由楓岫主導的那個政論節目在妖世企業的專屬頻道開播之後,很快的蔓延起一股社會評論之風。 
 
南風不競罵楓岫罵得最認真,但好歹他是個知名的建築師,罵起工程建案的弊病還算頭頭是道。至於其他各種拉哩拉雜的所謂「名嘴」就不用看了……說的全是廢話。 
 
幾乎各家電視台都做出了各種專題報導,仔細探討起莫汗走廊這項大工程的利與弊……甚至開始預估莫汗走廊這個工程案最後將會以多少的金額得標,連帶正在參與政府競標的兩家最大的建設公司,天都跟死國的相關新聞也被炒得沸沸湯湯。...

[楓櫻] 呼吸不說謊 28

[呼吸不說謊] 28

雖然並不願意,但也不得不配合楓岫要求而暫時離開的拂櫻有點氣悶。而守在辦公室外的君曼睩見出來的人是拂櫻而非楓岫,竟也沒有半點驚訝的表情,像是理所當然那般站起身,微笑接應道:「凱旋侯先生,請跟我來。」 
 
拂櫻默默在心裡打了個問號,只是面上依舊不動聲色,跟在君曼睩身後走進了會客室──等著他的人卻不是湘靈。 
 
「小翠?」顧不得君曼睩還在場,拂櫻掩不住一臉錯愕表情,「……怎麼會是妳?楓岫明明、」忽地住了口,拂櫻了悟過來。 
 
楓岫故意不說寒煙翠,反倒說來訪的人是湘靈,本就是用以誤導雙座,同時...

【本宣】夢裡花-上/下冊


《梦里花》上/下册,两本不拆卖~
这套本子当初贩卖的时候没有开大陆通贩的,但是这些年总还是偶有几个姑娘来问这套书……这次就少少量地加印一些,也算是酬谢大家的喜爱!

>> 文章试阅

>> 店铺

9月1号0时起上架,前10位拍下的亲会加赠特典~

[楓櫻] 呼吸不說謊 27

[呼吸不說謊] 27

這天一大早,天蚩極業跟愛禍女戎再次連袂來訪寒光一舍。然而令兩人驚訝的是……接待他們的,不只楓岫一人。 
 
「哦?真是稀客……」 
 
楓岫若無其事地將兩人讓上會客區的沙發……但早端坐座上的另外那人讓愛禍女戎先是愣了一下,接著半掩芳唇吃吃低笑了起來,語調曖昧又刻意,「這不是凱旋侯嗎?真沒想到,粉紅色也很適合侯爺你呢,這樣精緻非常的模樣……看起來很好吃哦。」 
 
楓岫聞言悶笑了一下,趕緊背過身去掩飾……可惜仍是被拂櫻瞪了一眼。 
 
「凱旋侯?」天蚩極業第一眼倒沒認出人,不過...

[楓櫻] 呼吸不說謊 26

[呼吸不說謊] 26

──結果晚餐的什錦海鮮炒麵,變成什錦蔬菜炒麵。 
 
楓岫憋著一肚子的爆笑,還得要盡力壓抑住拼命上揚的嘴角,免得惱了拂櫻那薄薄的嬌貴面皮,但眼角眉梢的那笑意卻是怎樣也隱藏不住的。 
 
拂櫻連眼睛都不用抬就知道楓岫在想什麼,咬咬牙,平著聲調冷冷道:「快點吃。」 
 
「……好。」 
 
一頓飯吃得略有些食不知味,兩人都沒什麼開口交談的意思。飯罷,拂櫻起身收拾碗盤要拿去清洗,楓岫也跟進了廚房,「唔……好像有洗碗機吧?」 
 
「我知道。」拂櫻瞥了瞥流理臺下方包含...

[楓櫻] 呼吸不說謊 25

一章竟然只能塞入一個主題 (愣) 
我不想寫那麼多生活細節的,這樣會很瑣碎啊......(哭)

----- 
[呼吸不說謊] 25

結果拂櫻入住楓岫家「監視」的第一天,什麼都還沒做,只是立刻拖著楓岫去逛菜市場。 
 
……說是「拖著」也不對,拂櫻最一開始是不想讓楓岫跟的,無奈有人上演一哭二鬧三上吊(?),估量著必須花費在說服楓岫跟對楓岫屈服之間相差的心力……拂櫻果斷決定放棄,就隨楓岫的意思了。 
 
熙來攘往的傳統市場,低矮的建築、昏黃的燈光,空氣中瀰漫著各...

[楓櫻] 呼吸不說謊 24

----- 
[呼吸不說謊] 24

「……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麼?你到底以為你是誰?」 
 
電話彼端的男聲低沉沙啞,顯見是壓抑著極大的怒氣,「既然你卑鄙地千方百計從我身邊硬是將她奪走了,卻又為什麼不知道好好珍惜她!?楓岫,我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像你這樣差勁至極的人,到底憑什麼能夠擁有湘靈……你憑什麼!」 
 
甫一接通電話就毫不避諱地將手機直接調成擴音模式扔在茶几上,任由來電的南風不競劈頭罵個痛快。被突來一陣怒罵的楓岫倒沒有生氣,只是不掩一臉興味地先是望望對座沙發上雙手抱胸、面如沉水的人,接著才慢悠悠地開口對手機...

[楓櫻] 呼吸不說謊 23

----- 
[呼吸不說謊] 23

無視已然石化在當場的自家小助理,楓岫依舊是神情自若地將拂櫻領進辦公室內,大概只要有眼睛的人就能看得出來,他心情非常的好,「怎麼有空來?今天不用上班嗎?」 
 
……這不是明知故問?拂櫻冷笑幾聲,「……託你的福。」 
 
「咦?拂櫻,莫非是想我才來見我的嗎?」楓岫故意歪曲了拂櫻的語意,「難得你這麼誠實,我有些受寵若驚了。」 
 
「是啊,我是很想你……」拂櫻也笑,雖然那笑容之中帶著森森的殺氣,「想要親手掐死你!」 
 
「哎,我又是...

[楓櫻] 呼吸不說謊 22

----- 
[呼吸不說謊] 22

寒瑟山房一早就精彩紛呈。 
 
楓岫如此毫不客氣地陣前倒戈接下了妖世企業的委託,準備要和死國對簿公堂,本來就讓方才處理完死國案件的眾人頗感到不自在了……孰料今天一早,天蚩極業便立刻夥同愛禍女戎到事務所來商討委託內容,竟是沒有半點避諱。 
 
「俗話說『良禽擇木而棲』,可惜這層道理,很多迂腐的人不能明白。」天蚩的身材魁梧,說話時是頗帶自信的高聲,「但我想楓岫律師是個明眼人,我們雙方必然能夠合作愉快的……是嗎?」 
 
站在充滿霸氣的天蚩身邊,女戎顯...

[楓櫻] 呼吸不說謊 21

----- 
[呼吸不說謊] 21

留職停薪開始的第一天,拂櫻仍舊因著慣性在六點半睜開眼睛。坐起身擁著被子發了一會兒愣,這才重新拉過被子蓋住頭,強迫自己睡上回籠覺。這一睡就是整整一天,一口氣將長年來的睡眠不足給徹底補足了。 
 
但本就不是閒得住之人,第二天拂櫻還是毫無意外地在六點半醒來,活似鬧鐘一樣準時;無聲地對自己嘆了口氣,乾脆掀被起身,吃點雜糧麵包充作早餐之後,便開始進行家中大掃除。 
 
拂櫻本性愛潔,自然將內務保持得很好,屋子裡也是素雅簡樸、沒有過多擺設;但這打掃工作看似輕鬆,實際作來卻是意外地繁瑣...

[楓櫻] 呼吸不說謊 20

----- 
[呼吸不說謊] 20

「……是嗎?留職停薪?」楓岫雖是說著訝異話語,但聲音中卻聽不出什麼驚訝的感覺,反而像是微微帶著笑意,「我知道了,不會拖得太久……不、謝謝關心……」 
 
對方不知道又說了什麼,楓岫這次是真心笑了起來,「這嘛……他總是會主動來找我的,我想很快。」 
 
結束了與羅喉的通話,一抬頭,對座的湘靈正擔憂地望著他,「楓岫……真的沒問題嗎?」 
 
沒有打算對湘靈多解釋些什麼,楓岫只簡單地點點頭回應,「沒問題。」復又回到原先的話題之上。 
 
其實以楓岫...

[楓櫻] 呼吸不說謊 19

這章毫無反應,就是個過場動畫。(炸) 
 
----- 
[呼吸不說謊] 19

即將迎娶碎島集團小公主的消息還熱騰著,新科駙馬爺楓岫立刻爆出了曖昧傳聞,對象還是向來潔身自好幾乎沒有半點花邊傳出過的凱旋侯;婚訊跟緋聞全擠在同一天,眾家傳媒頓時陷入一陣奢侈的為難,不知道到底該用哪一則當頭條才能足夠勁爆吸睛。 
 
湘靈倒還好,本就是極為低調的千金小姐,就讀的又是戒備森嚴的貴族音樂大學,出入都有司機跟保鑣擋駕護花……只由碎島集團公關發言人代表發佈了嚴正聲明,強烈譴責妖世週刊扭曲事實的報導,並且將保留聲譽受損的法律追...

[楓櫻] 呼吸不說謊 18

----- 
[呼吸不說謊] 18

「……怎麼說呢,該說楓大律師果真料事如神嗎?害我都好像有點開始佩服你了呢。」 
 
「女座太過誇獎我了。」楓岫依舊保持著合宜笑容跟溫雅音調,像是兩人正聊著天氣如何那樣再自然不過,「我只不過是事前準備……通常做得比旁人再仔細一點罷了,接下來……還要靠女座多多幫忙才是。」 
 
「呵呵,楓大律師這麼說,可就是太過妄自菲薄了。」電話那端傳出了一連串嬌笑,「不過既然是刻意打算把事端鬧得這麼大,想必已經是胸有成竹,倒真讓我好奇楓律師葫蘆裡究竟賣得什麼藥了。別的不提,就說您家裡的『那位...

[楓櫻] 呼吸不說謊 17

[呼吸不說謊] 17

下意識便把話給衝了出口,拂櫻頓時悔得想咬掉舌頭。然而……雖然聽來像是氣話,其中到底夾雜了幾分真心,恐怕兩人是彼此心知肚明。即使還找不到能說服自己的立場,拂櫻也不能矯情地否認自己心中對楓岫是有幾分怨懟,氣氛一時間便尷尬了起來。 
 
一股濃濃的無力感湧上心頭,霎時也什麼都不想再說了,拂櫻別開頭,沉默地開始更衣。只覺得整個腦子都亂哄哄的,索性放任思緒恢復一片空白,不去想也不去聽,就只專注在自己手中要做的事情。但安靜也並沒有持續太久,他才剛脫下西裝外套,手臂就被握住,順著那人力道被摟了過去。 
 
楓...

[楓櫻] 呼吸不說謊 16

----- 
[呼吸不說謊] 16

火宅總部的宿舍,楓岫自然是不曾來過的。但這不妨礙他輕車熟路地駛近宿舍所在的大樓,暫時停靠在路邊。 
 
副駕駛座的拂櫻歪著頭睡得很沉,像是當真累壞了的模樣。楓岫遲疑了一下,還在考慮要將人搖醒還是乾脆轉頭直接載回自己家算了,還閉著眼的拂櫻忽然開口了,「……這裡不能停車。你往前開一點,開到地下室停車場吧。」 
 
依言照辦,趁等著停車場閘門開啟的空檔,楓岫笑問道:「我還以為你會把我丟在樓下等……想不到你居然肯讓我進來。」 
 
拂櫻仍是闔著眼沒有睜開,方才雖是小...

[楓櫻] 呼吸不說謊 15

----- 
[呼吸不說謊] 15

這姿勢讓凱旋侯非常難受,卻又難以使上力掙扎,只能被迫承受來自楓岫的怒意跟進犯。 
 
凱旋侯徹底討厭這種受制於人的景況,尤其是來自某人這樣莫名其妙的怒火……這傢伙到底在生什麼氣?不對,應該說他有什麼必要生氣?就只因為自己沒有依他心意拒絕出席這場宴會……這未免太過可笑了吧。 
 
也不能說凱旋侯過於遲鈍,而是一起頭就想錯了方向,導致他完全察覺不出楓岫的怒氣究竟所為何來。被吻和吻的空隙之間,他掙扎著開口,「……你、在不爽什麼?你怕我、把我們……把事情告訴小翠?」 
 ...

[楓櫻] 呼吸不說謊 14

[呼吸不說謊] 14

占地遼闊的碎島建築群以歐式風格為主,主宅是一座城堡般的美麗洋房。湘靈的房間在二樓,整層樓奢侈只有兩個房間……如果他沒猜錯,另一個房間應該是專門闢給寒煙翠的。 
 
「看來這兩人,感情真的很好的樣子呢……」凱旋侯暗自思忖著,同時偷偷瞥向走在身側的楓岫。 
 
這麼多年來,寒煙翠的溫柔守護皆是不能打動湘靈的芳心……大概是因為這個傢伙的存在。只不知道他到底為人家做了什麼,才能讓殺戮碎島的小公主如此傾心於他…… 
 
楓岫忽然停下腳步,乾脆地轉身面對凱旋侯,「在想什麼?」 
 ...

[楓櫻] 呼吸不說謊 13

----- 
[呼吸不說謊] 13

好不容易讓情緒激動的湘靈冷靜了一些,哄著她去更衣洗澡。這樣整晚折騰下來,湘靈有些形容萎靡,卻更添楚楚可憐之色,盈盈著秋水的眼中像是隨時都會掉下淚來,「翠姊姊……今晚,妳、可不可以……留下來陪我?我、我不想一個人……」 
 
寒煙翠本就非常不放心湘靈,思忖半晌之後便溫聲應道:「好,我留下來,妳一個人我也不放心。」 
 
湘靈這才破涕為笑,「謝謝翠姊姊!」 
 
「傻丫頭,妳跟我之間,還用說什麼謝不謝的?」 
 
湘靈撒嬌似地抱了抱寒...

1 /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