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雨。無盡的旅程

天橋底下不太有名的說書人。
主劍龍、楓櫻,正在沉迷蒼競。
萬年自耕產糖手,
攻君福利協會榮譽會員。

© 行雨。無盡的旅程 | Powered by LOFTER

[劍龍] 尋仙 15

[尋仙] 15

雖然被那藤蔓給揮打了好幾下,受了不輕的內傷;但真正讓劍子倒下的,卻是腐敗瘴氣之毒素入侵。 
 
他只覺得身體像是被放在火爐裡不斷翻轉烘烤,冷汗奔流而出,五臟內腑皆是一陣又一陣的絞痛。 
 
他本能地緊咬牙關,幾乎想要放聲痛叫。但有人輕捏著他下顎,迫他鬆開齒關……接著一枚冰涼的扁圓石子被塞進他舌下,驟然齒頰生香。 
 
劍子本能地想要吞嚥……纖長指尖急急按住他喉頭,「含著就好,別吞下去。吞下去……吾就沒命了。」 
 
那股沁鼻芳香隨著呼吸入了腹中,很快地便緩解下他體內毒素...

[劍龍] 尋仙 14

[尋仙] 14 
 
萬道論壇隔日便如火如荼地展開。不出眾望所料,拔得頭籌的果然是封雲山眾望所歸的下任棟樑笑封君;而令人驚嘆的是身為後起之秀的劍子也從中脫穎而出,幾乎擁有可跟笑封君分庭抗禮的實力。 
 
看到道門新的年輕一代才人輩出,這結果令負責評選的幾位道門高人都樂呵呵地撚著鬍子,笑得合不攏嘴。而笑封君除了對妖物深惡痛絕之外,倒是沒有那些嫉賢妒能的小心眼,仍是非常大度地向劍子拱手道賀,「劍子,你方才的論述當真極妙……吾從沒想過『俠之大者,為國為民』也能這樣用來解釋道法。」 
 
劍子回了一禮,「哪裡,這都是從我師尊那兒學來的……他出身問俠峰,本...

[蒼競] Kissing the rain (全)

 @泊小雨  滑壘祝仙女生日快樂!!!!!!!><


-----

[蒼競] Kissing the rain


銀蛇瞬閃,當空一聲巨大的霹靂雷響,方才分明還晴朗無雲的天空霎時遍布陰霾,不過眨眼片刻便下起了豆大的雨滴。

前腳剛走到廊下,競日孤鳴頗是無奈望著天,「嗨呀,這真是……」

──該說巧還是不巧呢?百年難得一次的心血來潮,以傑出校友身分應邀回母校演講,還跟自家侄孫約了順便接他下課……居然碰上M區罕有的午後雷陣雨,自己這天運啊,唉。

「孤鳴先生!請等一下!」

走不多遠,一把輕軟女嗓從後頭追了過來,看著今天活動中負責接待自己的那...

[劍龍] 尋仙 13

[尋仙] 13

市井裡人聲鼎沸,充斥著各色攤販。賣雜貨的小販、賣吃食的攤子,各家老闆莫不使出渾身解數叫賣。東邊的一夥大嬸大媽正在跟賣菜的小販互不相讓地認真殺價;西邊的大叔大伯們則聚在一起討論城東新開的酒樓如何美味好吃,端地是熱鬧滾滾。 
 
劍子長年在外行走,對於如此喧囂景象倒不覺得煩躁吵雜,反而更覺民生百態格外親切。 
 
幾日趕路,他已抵達封雲山腳下。此次萬道論壇的舉辦地「人間道場」便位於封雲山上。只是沒料到山腳下竟是如此繁榮熱絡的景象……他還以為修道人都是習慣自擁山頭,闢地靜修的。 
 
「呵,...

[劍龍] 尋仙 12

[尋仙] 12

──一覺醒來,發現自己居然睡在荒郊野外,而且很有可能迷路了,那種感覺實在不怎麼好。 
 
「龍宿!你動了什麼手腳!」不知道第幾次被移回原地,劍子終於克制不住怒氣地對著手環大叫,「快點解除這個陣法!!」 
 
回應他的是一片沉默。 
 
「可惡的龍宿!」劍子咬牙,「讓我找到破解結界的方法,看我饒不饒得了你!!」 
 
雖然說不管怎樣,總是先偷香的自己理虧,但龍宿也沒必要氣到把人直接攆出去吧?如果不喜歡他可以直說,他很樂意繼續和龍宿培養感情一直到龍宿喜歡上他啊!! ...

[劍龍] 尋仙 11

[尋仙] 11

「小時候,也沒人願意抱我……除了師傅。」劍子說笑著,盡力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開懷一些,「不過人生中第一個抱的人居然是那種臭老頭,想想也是挺心酸的哦?」 
 
龍宿輕輕笑了起來,「汝呀,叫修柏聽見這話還饒得了汝嗎?怕不是要氣得從墓裡跳起來教訓汝了?」 
 
「我還怕他來嗎?沒關係,就是罵我也好。」劍子的聲音小了些,帶著某種難解的酸澀情緒,「我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夢見他了。」 
 
龍宿怔愣了一會兒,竟覺得眼眶跟著發漲,直覺地伸出手,滿懷疼惜地輕撫著劍子的臉頰,「想他嗎?」 ...

[劍龍] 尋仙 10

[尋仙] 10

有一股尚稱稚嫩的真氣不大熟練地在體內運行,試圖要導正他紊亂的內息,龍宿眨眨眼,從難受的昏沉中逐漸清醒過來。 
已是夜了,不知道自己昏了多久。 
 
側過臉,劍子正緊緊地握著他的手不放,固執地將真氣送進他體內。龍宿愣了下,直覺要抽回手阻止,「劍子汝別……」 
 
「別動別動。」劍子非但不放,反而將他的手抓得更緊,一臉掩不住的擔憂神色,「你覺得如何?好些了嗎?」 
 
捨不得讓這疼愛的孩子擔心,龍宿勉強露出一個笑容,雖然有些虛弱仍是試圖要坐起身來,「吾不要緊……」 
 ...

[劍龍] 尋仙 09

[尋仙] 09

這些年劍子大多在外頭行走,基本上是行蹤不定的。 
 
江湖是個殘忍的大染缸,總能以無法想像的速度染污原本純真的心性。龍宿原本總相信著劍子大了,開始見識到花花世界的迷人與殘忍之後……自然會與自己漸行漸遠。 
 
──畢竟人和妖,總是殊途。 
 
不想這孩子倒也長情,每過一陣子,總不忘會回到他這兒轉轉。長則十天半月、短則三日五日,總是要住上幾天才肯甘心離去。 
 
……這下可好,真當他這兒是打尖的旅店呀? 
 
龍宿無奈地苦笑著,望向那個一身衣衫襤褸卻仍能笑...

[劍龍] 尋仙 08

[尋仙] 08

像是著了迷那般,劍子隨著坐在龍宿身側。午後的微風徐徐拂來,頑皮地揚起幾綹紫髮騷擾著劍子的鼻端,劍子忍不住伸手去捉。 
 
「哎,別亂拉。」龍宿笑著拍開劍子的毛毛手,突然像是想到什麼,揚手便扯下一綹髮絲。 
 
劍子有些疼──心疼,忍不住低叫道:「龍宿你幹嘛!這麼漂亮的頭髮……」 
 
不理會劍子的鬼吼鬼叫,龍宿朝著手底髮絲輕吹了口氣,眨眼變成了一條精緻漂亮的錦帶,「戴上。」 
 
「這是?」劍子接了過來細看,帶身是美麗的紫紋織錦,兩側滾著華麗的銀邊,「要給我的?」 
 ...

[劍龍] 尋仙 07

[尋仙] 07

雖說少了人來蹭飯蹭茶,他的日子還是一樣的過,只是本來就淡薄非常的時間感,變得更加遲滯。 
 
日光無聲,寂靜地跟隨著四季推移。然而這一方小小天地,卻像被時間遺忘一樣,默然地停滯沉寂。 
 
山中無歲月,人間已千年。 
 
這天陽光甚好,仍舊是同樣的風、日光、葉浪,沙沙擺動如浪一般,守護著他沉沉的深眠。 
 
忽然風中傳來某種懷念的氣息,龍宿心念一動,訝然地抬起頭,一時竟不知道今夕何夕,只愣愣地望向來處。 
 
「好久不見了,龍宿。...

[劍龍] 尋仙 06

[尋仙] 06

睜開眼睛,四下安靜無聲──龍宿不在。 
 
劍子心底瞬間掠過了一股恐慌,像是餓到極點那樣空虛得難受。 
 
急忙張開感知,劍子知道龍宿並沒有離自己太遠……或許說,「感覺」得到。龍宿是人間少有的千年大妖,本身的存在感已是極為強烈;何況目前又身在這個結界之中,這本就是龍宿的居處,一景一物皆深染著龍宿的「氣」,令人難以忽視。 
 
推開溫暖輕軟的錦被,劍子坐起身來打量著周遭。 
 
打自己出娘胎以來,大概從來沒有住過這麼好的屋子……好吧,據說他還是嬰兒的時候就被拋棄了,但反正怎麼看自己也...

[劍龍] 尋仙 05

[尋仙] 05

他本以為,日子會就這樣過下去。愉快的、歡笑的時光。 
 
當然劍子會長大、道尊會衰老,但對妖來說,人類的外表如何毫無意義,不管年輕或老邁,這兩人永遠是他珍惜的忘年之交。 
 
──原本該是如此的。 
 
白日還是晴空萬里的,艷陽照得人發暈,不料越近傍晚,天色卻越見陰霾起來。 
 
修行千年,本就是順應四季遞嬗而為,因此不管天氣變化如何都不會、也不該對他的心緒產生任何影響。然而那天他卻莫名的心頭突起一股煩躁,彷彿漸漸聚攏山頭的烏雲也籠罩了他心口,沉悶得叫人喘不過氣。 
 ...

[劍龍] 尋仙 04

[尋仙] 04

斜飛劍眉揚起,總像是含著淺笑的嘴角軟化了怒意,但那樣稀世俊美的面容乍然冰冷下來,還是自然便生出了一股不怒自威的氣勢,「只汝一人,也想跟天對著幹?本事忒大了?」 
 
「……當然不只我一個,佛儒兩教都會派出人手來幫忙,這是整個武林動員的大事嘛。」道尊趕忙辯解著,「只是封印結界這種事情,當然還是要看咱們道門人的……」 
 
「誰跟汝『咱們』?」龍宿毫不留情面,「自找死路的傻子,快快滾出吾的地方,揀個好地方交代後事吧。」 
道尊搔搔頭,「你怎麼知道?我就是來找你交代後事的。」 
 
鎏金鳳目橫去...

[劍龍] 尋仙 03

[尋仙] 03

──他的時間無窮無盡。 
 
安靜而空寂的山居歲月裡,記憶於他,常常只是模糊空白的一片……春去春回,千年的時光轉瞬即逝,真正能留下印象的往往不過寥寥數筆,一眨眼便也從指縫裡溜去。等能注意到時,已經如風過一般,什麼也捉不住了。 
 
龍宿還是懶洋洋地側倚在樹木環抱而生的椅座之上,支幹早是服貼地延伸成合他腰背的彎度,就像天生該有一個他坐在上頭的模樣。閉著眼睛舒展在日蔭之下……縱使他生來已經比其他妖怪更能耐受日光許多,也還是不喜歡被太陽過度直射的。 
 
這本該是個一如往常寧和平穩的夏日午後,他換了個更...

[劍龍] 尋仙 02

[尋仙] 02

正在喝茶的道尊沒提防,險些被龍宿的詰問被驚得嗆死,大咳了好幾聲,「咳咳咳……龍宿、你想嚇、咳咳咳咳……」恐怕驚動一旁的劍子,連咳嗽都不敢太用力,悶喘了好一會兒才緩過氣,「我、我哪有怎樣呀……」 
 
龍宿的眼光同樣還是投向亭外並未回顧,語調也是輕而淡漠,卻是毫不放鬆地繼續追問,「汝耗損得很大……整個人幾乎已經空了一半。氣虛成這樣,還想瞞過吾?」 
 
道尊砸砸嘴,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又沒什麼……我這不是還好端端的嗎,也沒缺了胳臂少條腿的,五感俱在神智清楚……」最終辯解終止於龍宿的一記冷瞥,道尊嘆了口氣,「生死峰你...

[劍龍] 尋仙 01

本來覺得超級黑歷史......啃了啃腿肉、發現好像也還行。
想了又想,終究還是分批貼出來好了,算是當作給自己留個紀念。 


----

之所以會寫本篇,就是想描寫一個活過無數歲月、淡漠出塵,無慾無求很溫柔的龍宿,以及一個相對來說年紀很小,比較熱血衝動也不那麼深沉的劍子~或許溫柔的龍宿會讓有些人覺得雷,但我自己也很討厭弱過頭的龍宿,所以保證不會有偽娘的出現,這點請各位放心~  
 
但是不管怎麼說,這篇的劍龍兩人個性將會很不同以往,所以還是請各位親慎入啊~(拜謝)

----- 
[尋仙...

[蒼競] 藥引 中-2

拖稿,我的鍋。

而且我還要逼你們從頭再看一遍,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

[蒼競藥引 -2


遠遊途中,他刻意隱匿了行跡,遙星公子卻不知道用了什麼奇特術法,竟是循跡送來了一封私信求援。單夸倒也乾脆,二話不說地便放下手邊所有事務,馬不停蹄趕了回來。


必須持有信物才能踏上的、被術法隱蔽的小徑,可單夸大老遠便見到了那一襲翹首以待的白影──別小樓居然是一直等在埋霜小樓的陣法渡口之外,一見他出現便立刻上前拱手向他行了個禮,「……夸兄,這次當真是勞煩您了,快快請進!」...


說一句怕是會掉粉的實話。

我最恨看到只會無理取鬧耍賴撒潑做盡種種沒有禮貌沒有理智的事情還非要千雪只關注自己先來哄自己否則就像個深閨怨婦嚶嚶嚶的競日。

競日哪怕喜歡千雪喜歡得不能自拔,吸引住千雪的手段難道就這麼乏善可陳的幾樣還失敗得根本像是其實想吸千雪的仇恨???

最少千雪是個人,有朋友有自己愛好有自己該做的事情,他不是只為了哄競日而存在的,能不能尊重他一下?
千/////競文到底什麼時候可以脫離這種套路,競日真的不是這種傻(缺)白(目)的人啊,給各位太太跪了。

[蒼競] 藥引-中

10/31就是蒼狼跟王爺的登場日囉~~(((瘋狂明示

----- 
[蒼競] 藥引-中

好不容易到了苗王宮……侍衛也是格外禮遇備至地將二人迎入,可等著他們的卻不是千雪孤鳴。 
 
「見過軍師。」大概是還對千雪孤鳴的性情認識未深,別小樓見到來人,神情還顯得有些意外,「別某此番乃是應狼主所託前來……狼主不在宮中嗎?」 
 
鐵驌求衣──不,如今應該喊他御兵韜了。這個在苗疆可謂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治國重臣、當今苗王最倚重的軍師……原本卻是出身軍旅,是實打實在鐵血沙場廝殺過來...

[劍龍] 吉時雨

挖出一個腦洞~


-----

[劍龍] 吉時雨 


厚重的雲層掩蓋著整日不見天光,越向晚,那墨色卻是越發濃沉,眼看就要下雨。劍子仙跡足下不點地,盡展輕功往回程趕,臉上雖不曾表露半分,但心底著實又惱又急。 
 
及到渡口,果然已是空落落不見半艘渡船……只有一艘精緻富麗的畫舫正收了船索,滑開長長水波紋緩駛而去。 
 
顧不得那許多,劍子仙跡飽提真氣將輕功展到極致,腳下幾個起落點越水面,總算是發力追上了那艘畫舫。 
 
「賊人!」 
 
可他腳還沒踏上甲板,便聽得一聲脆喝,如蛇般的柔轉銀光橫空乍出直奔他門面...

[蒼競] 藥引-上2

有部分細修了一下~整段貼上來比較完整w


-----

[蒼競] 藥引-上


在有意隱匿行跡的遠遊途中,竟收到了遙星公子不知道以什麼奇特術法加急送來的私信,單夸二話不說地放下手邊所有事務,馬不停蹄趕了回來。


必須持有信物才能踏上的、被術法隱蔽的小徑,可單夸大老遠便見到了那一襲翹首以待的白影──別小樓居然是一直等在埋霜小樓的陣法渡口之外,一見他出現便立刻上前拱手向他行了個禮,「……夸兄,這次當真是勞煩您了,快快請進!」


殷勤接過了單夸手中包袱,又忙忙地將人扶上了竹筏,只見別小樓不過是輕輕一點手中長蒿,兩人所乘的竹筏便飛速溯江前行。別小樓這才歉意萬分開口解...

[蒼競] 藥引-上

光是開頭就把我改得死去活來,兩個禮拜了還是不滿意……不管了發出來吧,再改下去沒完沒了了。

反正這篇是鞏固信仰用的,什麼原因我就不說了。


為了與我並肩同行的諸君,我仍會高歌。


-----

[蒼競] 藥引-上


遠遊途中,意外收到了遙星以術法送來的私信,而且還是特別加急,單夸二話不說地放下手邊所有事務,馬不停蹄趕了回來。


大老遠便能見到那一襲翹首以待的白影──別小樓居然是一直等在埋霜小樓的陣法渡口之外,一見他上前便拱手向他行了個禮,「……夸兄,這次當真是勞煩您了,快快...

[楓櫻] 被遺忘的 10 (完)

[楓櫻] 被遺忘的 10

那天他們一起去探望了小免。小丫頭見到他是簡直樂開了花,無比親熱地上前來抱住他胳臂,「阿叔阿叔,你好久沒有來看小免了哦,小免好想你!」 
 
來家扶中心的路上,拂櫻已經對他耳提面命過最少八百次,絕對不許暴露馬腳,讓小免得知他失憶這件事。 
 
「要是小免知道把她給忘了……她肯定會非常傷心的。」拂櫻的表情嚴肅,警告意味濃厚,「到時候你就給我走著瞧。」 
 
──被忘掉的小免會非常傷心……那麼拂櫻,你呢? 
 
可惜家扶中心很快就到了,這句話沒機會能問出口。 ...

[蒼競] 午睡(全)

[蒼競] 午睡


雨後初晴,廊下涼風習習,宜人而舒適。

這樣的溫度,最是適宜午睡……也因此,某位苗疆的大祖宗的確正在午睡──只是這位祖宗選的地點實在不能說得上好……也不知這人是怎麼地興致一來,居然趴在亭欄上就睡著了。

蒼越孤鳴方下朝回到寢殿看到的就是這副景象,不由得皺起了眉頭,快步上前,「祖王、……」

餘下責備話語因著那副明顯已是陷入熟睡的安穩面容,又全數給吞落回了腹中。無聲地輕嘆口氣,蒼越孤鳴頗是認命地彎腰抱起人擁入懷中;然而那動作卻又是那樣溫柔至極,既輕又緩,像是深怕驚擾了對方的美夢。

先將人用披風裹得密實保暖,蒼越孤鳴這才抱著人沿著迴廊緩行回房。自從將這...

[楓櫻] 呼吸不說謊 32 (完)

[呼吸不說謊] 32

結果莫汗走廊最後順利由死國標下承包,據傳死國為此大開了慶功宴,連妖世企業的眾人也一併出席,全喝得不醉不歸。 
 
這結果既意外又不意外……據傳死國的投標金額跟天都壓得非常接近,僅僅只低於天都五十萬。 
 
──為了這五十萬損失近五億的投資工程……就不知道武君的心臟堅不堅強了。 
 
但投標金額這樣接近的兩家公司,不免有些耳語傳出……傳來傳去,自然不免往「間諜」之流說去,無奈誰也沒有證據,最多只能當作八卦聽聽。 
 
在莫汗走廊的案子結束之後,楓岫也辭去了節目的來賓位置,不再那...

[楓櫻] 呼吸不說謊 31

[呼吸不說謊]  31

──拂櫻搬出了楓岫的住處,接著便下落不明了。 
 
凱旋侯的停職令時限還沒結束,也沒第三個人知道拂櫻身負咒世主的秘密任務,火宅方面自然從來沒有人會特別去找他,就當凱旋侯真的上哪兒度了個假去了。 
 
楓岫倒是試過找尋拂櫻,無奈要說拂櫻目前親近的朋友,五個裡面大概有四個是火宅人……他還沒有傻到去捅那個馬蜂窩。二來是莫汗走廊的開標日越發接近,眾人皆是風聲鶴唳起來……在這個節骨眼大張旗鼓地去找拂櫻,簡直就是把「此人有鬼」的標籤貼在拂櫻身上,讓他成為一個活箭靶子。 
 ...

[楓櫻] 呼吸不說謊 30

[呼吸不說謊] 30

楓岫開始早出晚歸。 
 
由楓岫主導的那個政論節目在妖世企業的專屬頻道開播之後,很快的蔓延起一股社會評論之風。 
 
南風不競罵楓岫罵得最認真,但好歹他是個知名的建築師,罵起工程建案的弊病還算頭頭是道。至於其他各種拉哩拉雜的所謂「名嘴」就不用看了……說的全是廢話。 
 
幾乎各家電視台都做出了各種專題報導,仔細探討起莫汗走廊這項大工程的利與弊……甚至開始預估莫汗走廊這個工程案最後將會以多少的金額得標,連帶正在參與政府競標的兩家最大的建設公司,天都跟死國的相關新聞也被炒得沸沸湯湯。...

[楓櫻] 呼吸不說謊 28

[呼吸不說謊] 28

雖然並不願意,但也不得不配合楓岫要求而暫時離開的拂櫻有點氣悶。而守在辦公室外的君曼睩見出來的人是拂櫻而非楓岫,竟也沒有半點驚訝的表情,像是理所當然那般站起身,微笑接應道:「凱旋侯先生,請跟我來。」 
 
拂櫻默默在心裡打了個問號,只是面上依舊不動聲色,跟在君曼睩身後走進了會客室──等著他的人卻不是湘靈。 
 
「小翠?」顧不得君曼睩還在場,拂櫻掩不住一臉錯愕表情,「……怎麼會是妳?楓岫明明、」忽地住了口,拂櫻了悟過來。 
 
楓岫故意不說寒煙翠,反倒說來訪的人是湘靈,本就是用以誤導雙座,同時...

[楓櫻] 呼吸不說謊 27

[呼吸不說謊] 27

這天一大早,天蚩極業跟愛禍女戎再次連袂來訪寒光一舍。然而令兩人驚訝的是……接待他們的,不只楓岫一人。 
 
「哦?真是稀客……」 
 
楓岫若無其事地將兩人讓上會客區的沙發……但早端坐座上的另外那人讓愛禍女戎先是愣了一下,接著半掩芳唇吃吃低笑了起來,語調曖昧又刻意,「這不是凱旋侯嗎?真沒想到,粉紅色也很適合侯爺你呢,這樣精緻非常的模樣……看起來很好吃哦。」 
 
楓岫聞言悶笑了一下,趕緊背過身去掩飾……可惜仍是被拂櫻瞪了一眼。 
 
「凱旋侯?」天蚩極業第一眼倒沒認出人,不過...

1 / 12